祁遥

-这里祁遥,请多指教。
-想做一个专门写虐文的人。
-主全职副杂,Cp也杂。
-等一个可能再也回不来的人。
-我回来了。

【双花】当张佳乐的数学再一次不及格

  »师生paro

  ◇◆◇

  “大孙,我能不写了吗?”张佳乐眨巴眨巴眼,晃了晃手中只写了一半的数学试卷。

  “当然......不可以。”孙哲平拿着文件的手一顿,毫无怜香惜玉之意。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不写完就别想睡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哲平!我看错你了!”听到他的话,张佳乐愤怒地拍桌而起,看着孙哲平望过来的视线又乖乖坐下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张佳乐决定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大孙,你就不能再信我一次吗。”张佳乐的双眼散发出渴求的光芒,这让孙哲平联想到自家养的白兔子求萝卜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个表情。

  早已免疫的孙哲平:“可是你在上一次不及格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三分,你自己看着办。”

  桌上摆着一张写有鲜红的三分的数学试卷,上面全是圈与叉。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再次拍桌而起:“靠!我在考试前请了两个星期的病假好吗!再说了我生病还不是你害的!”

  “不要说的那么义愤填膺,当初你自己也是答应了的。何况去天台谈人生是你先提出来的。再说了,有一个数学老师是男朋友,还天天帮你补课的那种,你还不满足吗。”

  张佳乐被孙哲平的高速话语说的有点懵,眼睁睁的看着孙哲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扣住了张佳乐的下颚,孙哲平俯在张佳乐耳边,朝那吹了一口热气:“玩点有趣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

  张佳乐真的很想这么说,无奈下巴被按得生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孙哲平的左手点了点张佳乐刚才写的那张试卷,面无表情的说:“这个,错一题等会多一次。”

  “槽!!孙哲平你大爷!”一巴掌扇掉搭在自己下巴上的手,张佳乐情绪失控的喊了一声:“你要真敢这么干我们就分手!!分手!”

  孙哲平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你再跟我抱怨,我就真敢这么干。”

  “你大爷——”张佳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委屈的抱怨道:“你饶了我吧,我昨天赶语文演讲稿都没睡几小时。”

  张佳乐再次用他那双红通通的兔子眼盯着孙哲平看,在语气的辅助下攻击力乘一百。孙哲平立马投降。

  “算了,你明天再写吧。”

  张佳乐从电脑椅上一跃而起,嗖地扑到了孙哲平怀里使劲蹭:“耶——大孙你太好了!爱你么么哒。”张佳乐精心保养的棕红色长发因为动作扫的孙哲平心痒痒的,在张佳乐抬起头的那一刻吻上了他的唇。

  张佳乐的唇色比常人要红一点,与涂了口红的少女差不多。孙哲平无论多少次亲张佳乐时都会暗自感叹一声张佳乐的唇软得真是不可思议,就跟豆腐差不多。

  滑溜溜的,湿润润的。

  舌头轻易地撬开贝齿,熟练地在张佳乐的嘴里搅动着,成功唤起了另一条舌头。交错着的两条舌头诉说着对他的爱意。

  待孙哲平放开张佳乐时,张佳乐已经昏昏欲睡了。他胡乱地在沙发上滚一圈,钳住了沙发上的抱枕,迷迷糊糊的说:“大孙晚安。”

  叹息了一声,孙哲平将张佳乐抱起,小心地放在床上。

  轻轻地在张佳乐头上烙下一吻:“晚安,乐乐。”
 

  -FIN

评论(1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