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遥

-这里祁遥,请多指教。
-想做一个专门写虐文的人。
-主全职副杂,Cp也杂。
-等一个可能再也回不来的人。
-我回来了。

〖喻黄〗I Miss you



   »摸个段子,玻璃渣慎入

   »提示,Miss是个多义词,标题只是三个词拼成的,无语法可言。

  ◇◆◇

  喻文州出车祸的时候,黄少天还在英国陪他的爷爷奶奶。

  当电竞圈内因为喻文州出车祸不治身亡的消息闹的沸沸扬扬时,黄少天正关着手机到鬼屋玩。

  黄少天接到消息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下葬三天了。

  那时的他坐在咖啡厅,呆呆地望着嘈杂的街道,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滴。

  他呜咽着说,小卢,别闹,今天不是愚人节。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似乎不忍心告诉黄少天这个事实。

  喻文州死了。

  黄少天的世界崩塌了。

  他能觉察来自灵魂的颤栗,他能听见自己梦碎的声音。

  喻文州,你个骗子,你不是说我们还有很多很多夏天的吗,为什么你要让我承担接下来一辈子没你的夏天。

  黄少天想尖叫,想拽着那人的衣领质问他为什么,但没有机会了。

  他还在怀念出国时喻文州的那个吻。

  他还在回忆喻文州的告白。

  当时给了喻文州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跑出来散心。

  在这一星期,就已阴阳两隔。

  他还没来得及回应喻文州的感情,还没来得及亲口告诉他自己喜欢他呢。

  怎么就走了啊。

  网上他妈都是骗人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生与死!

  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
 

  那年初夏,他在训练营嘲笑吊车尾的他,叫他回学校乖乖去当他的学霸,这里不属于他。

  然后就被打脸了。

  所有人都无法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喻文州打败了魏琛。

  然后就是魏琛的退役。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要走,这是我选择的,我会尽力让自己做到最好。”



  话语似乎还残留在耳边。

  “队长,我还想听你说一遍那句话。”颤抖的说出这句话,黄少天的眼泪浸湿了枕套。

  “I Miss you.”不是我想念你,而是。

  我错过了你。


  -FIN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