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遥

-这里祁遥,请多指教。
-想做一个专门写虐文的人。
-主全职副杂,Cp也杂。
-等一个可能再也回不来的人。
-我回来了。

〖林方〗甜甜的

  »@林方深夜60分,假装艾特成功

  »4.13-4.14关键词:嗜糖

  ◇◆◇

  方锐依稀还记得,在呼啸的时候,林敬言时不时递给他几颗糖。赢了比赛有五颗,他说这是给方锐的奖励;输了比赛给五颗,他说这是给方锐的安慰。

  一般是牛奶糖最多,然后是苹果糖。有一段时间,方锐看到糖就想吐,林敬言看到后就会心疼地揉揉他的脑袋,答应他下次不会再给他糖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林敬言回头又忘了这件事,塞给他一袋子糖。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自己才会有嗜糖症吧。

  方锐面无表情地扔了一颗糖进嘴里,昨天他还被魏琛笑是小孩子。

  在方锐靠在网吧大门边上看星星望月亮时,陈果推门走了出来,瞅见了方锐手中的棒棒糖,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方锐你还真跟魏琛说的那样,是没有糖就会死星人,来侵略地球啊。”

  方锐想了想魏琛笑成傻逼的样子,打了个寒颤。他苦着脸摇了摇头:“老板娘你饶了我吧,糖这种东西戒不掉啊。”

  陈果看着他满脸苦涩的模样,口气软了下来:“少吃些糖,对你身体不好。”

  方锐点点头,将棒棒糖塞进嘴里,既甜,又苦。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人漂亮的侧脸——“给你糖,方锐大大以后还要加油啊。”

  有多久没见过这种笑容了,几年?几个月?几星期?记不得的事方锐不会死命去记,现在却巴不得自己全部记起来才好。



 
  林敬言坐在电脑椅上,食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这个桌子还是方锐在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林敬言很小心地注意不要损坏它。

  在林敬言的思绪中,跟方锐有关的东西都比自己的重要。哪怕只是方锐随手送的牙签盒,林敬言都有很小心的保存。

  在呼啸的时候,林敬言就明白,正副队的关系不可能保留到退役,跟方锐相处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少。

  林敬言喜欢方锐,一直都很喜欢。

  或许是在初次见面的一见钟情,或许是在呼啸的逐渐相熟中,就这么被方锐迷的七荤八素。

  在林敬言母亲给林敬言一大袋子糖,叫他转交给她那个不知名的儿媳妇的时候,林敬言有点慌乱。

  他急着辩解自己没有女朋友,谁知道林敬言的母亲瞥了他一眼,一箭射中了林敬言的心事:“胡说,一脸恋爱样。你要是跟你那个小舅舅一样喜欢上男生我也不反对,毕竟你爸爸告诉过我只要你开心,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我都不反对。”

  总而言之,就是让他赶快追到喜欢的人。

  林敬言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觉得任重道远,追妻之路漫漫。

  再次在呼啸见到方锐时,林敬言有点手足无措地握住了口袋里的糖,正打算开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

  这时方锐也发现了林敬言,怔了一会扬起笑意朝林敬言走了过来:“哟老林,来的这么早。今年没有被阿姨训?”

  “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她就把我赶出来追女朋友了。”林敬言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无视了方锐幸灾乐祸的眼神。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老林,今年光棍节又得我俩一起过咯。”方锐故作遗憾地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只换来林敬言意味深长的笑容:“只有咱俩同甘共苦了,送你两颗糖以表心意。”

  方锐看着眼前的两颗糖有点愣,他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吐出一句话:“老林,你是小孩子吗?”

  好不容易把母亲的糖送出去,林敬言表示沉默。
 


  方锐坐在电脑前,望着荣耀界面不停地笑,按照魏琛的话来讲,笑的跟傻逼没什么两样。

  “老林你看......”方锐下意识地回头,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兴欣。来兴欣这么久了,方锐也尚未适应没有林敬言的生活。每天遇到事下意识的回头找林敬言,但现实总让他失望。

  再次看向君莫笑摔死在悬崖下的图片,方锐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一点都不。

  “方锐,林敬言先生在楼下说要见你。”在方锐还没调整好内心的时候,网吧坐台的那个姑娘突然敲响了方锐的包厢。

  方锐呆滞了一秒,脸上的欣喜如同鲜花般溢出来。

  旁边的罗辑表示这绝对是方锐短跑最快的速度,之前被狗追也没跑这么快。

  方锐一下子扑到林敬言怀里,像八爪鱼那样死死抱住了他。憋在林敬言怀里的声音闷闷的,但能听出他心情不错:“老林,你怎么来了。”

  林敬言揉了揉怀里人的头发,笑道:“想你了。”

  方锐轻轻仰起头,看到林敬言温和的笑脸松了口气,然后又一本正经地摸了摸他的脸:“林大大,我觉得你是我的糖。”

  有你在身边就能安心,没你在身边就不熟悉。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妈只给儿媳妇自己做的糖?”

  “对啊,三个月前去你家留宿的时候伯母说的。”

  林敬言听到方锐说:

  “林大大,我觉得你比糖重要。”




  -FIN
 
 
 

 
 

评论(8)

热度(56)